经典电影的历史价值

王韧勉 | 看电影

2014年的最后一期《看电影·午夜场》杂志的题目是《梦回1994》,年终特辑并不是总结2014,而是追寻传统,探索电影史上井喷一般璀璨的1994年。看电影杂志的这期电影经典瞬间的特稿可以带你进入1994年星光璀璨的电影世界:《梦回1994年的30个瞬间》

1994年在美国主流影坛有既生瑜亮的《肖申克的救赎》和《阿甘正传》,在非主流影坛有《低俗小说》和《艾德伍德》,在欧洲影坛有《这个杀手不太冷》和《》,在动画片界诞生了《狮子王》,在香港影坛有《东邪西毒》和《大话西游》,在台湾影坛有《独立时代》和《饮食男女》,甚至在大陆影坛还有《阳光灿烂的日子》和《活着》。IMDB Top250的电影中有近十分之一的影片诞生于这一年,分析这经典辈出的一年,对于我们了解2014年的电影成就会有新的启迪,或许这就是经典的力量,也是多年来阅读经典的价值,电影人通过反复的挖掘经典,探寻经典的意义。

在1994年众多经典电影辈出的一年中,有中外影坛有两部影片影响力的增强过程有着极其相似的共性。一部是如今稳坐IMDB影片排行榜第一名宝座的《肖申克的救赎》,另一个就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这两部电影都在上映之初票房惨败,后来通过录影带的传播,积累了一批又一批的铁杆粉丝,经历历史的沉淀,成为今天影迷眼中不可磨灭的经典。至少在1994年的奥斯卡评委的眼中,《阿甘正传》比之《肖申克的救赎》在选题立意上更加伟、光、正。虚构人物与真实历史的紧密贴合,即使阿甘有着幻想般的传奇人生,但是小人物的励志向上,不屈不挠,阿甘母亲的深沉母爱等等人类真善美最光辉最纯真内核在片子中恰到好处的流露,还有神奇羽毛和人生巧克力的交相辉映,再艰难的人生体验也是脱胎于最浅显的人生道理。这一切的一切更利于国家形象的树立与社会价值观的塑造。

而《肖申克的救赎》在故事情节上有一个问题在于主角是反抗政府的控制而存在,即使这是一个冤狱,但是冤狱的形成,也是对当时司法不完善的一个挑战。

《大话西游》在1994年是一个非常新潮的运作模式发行的,它大陆与香港的合拍片,当时作为大陆投资方的西安电影制片厂从一开始就对周星驰的剧本嗤之以鼻,原因是这种对经典的颠覆太过前卫了,但是前卫或许是1994年电影时代的代名词,如果跟同一年昆汀·塔伦蒂诺出品的《低俗小说》相比,《大话西游》的前卫只能说是小儿科,但与其同时代的华语电影相比,与之一样前卫的或许只有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了。而这些年随着后现代哲学思想的影响深远,《大话西游》这种后现代的,意识流的,颠覆性的作品在当下鼓励创新,鼓励颠覆传统的时代得到了更大的共鸣。从《大话西游》和《肖申克的救赎》历史价值的增显中我们可以发现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道理,同样,我们可以看出20年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转变,二十年在历史长河中或许只是白驹过隙般的短暂,但是在思想变革中却有着志的革新,而电影作品是思想时代最直观最通透的价值体现。而《大话西游》与《低俗小说》的对比,更能看出经典也是有相对的价值,有相对经典和绝对经典之分,而这种分殊更显其话语语境,《大话西游》在1994年的华语影坛是绝对经典,但在整个华语影史上的地位,肯定没有《哀乐中年》来得高,跟《低俗小说》、《天生杀人狂》比起颠覆意义更是相形见绌。而《低俗小说》一定是1994年世界影坛的绝对经典,但跟电影史上的《出租车司机》、《公民凯恩》等等比起来也还有分殊。

当我们理解了1994年之于电影史的意义之后再看2014年的奥斯卡奖的结果,我们也就不必为拍了十二年的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惨败于《鸟人》而叫屈。而《看电影·午夜场》杂志的这个选题也有着这样的导向,或许在许多电影人眼中,每过二十年左右就会有电影界的一次井喷式的爆发,相比二十年前《阿甘正传》用虚幻人物衔接真实历史而言,《少年时代》继承了这种人物一生的叙事脉络,但在真实感层面较前者更胜一筹,而在《阿甘正传》形成的二十年前的1975年,英国著名导演库布里克的电影《巴里·林登》也是用人物一生轨迹的形式来表达一个溺爱孩子的破落贵族的时代缩影,而此片的缺点就是片子太长极其考验影迷的耐心,而这种超长耐心的体验在《少年时代》中也有或多或少的体验,从《巴里·林登》到《阿甘正传》,再到《少年时代》的出现,既能看到个体人生的固有表达模式,也能体察到个体人生描述从全虚构到半虚构,再到全真实的转变,这些特点都能展现三十年的影史传承。

亦如2014年另一部风靡世界的科幻电影《星际穿越》,更是鬼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对四十年前1964年库布里克导演的另一部科幻史诗电影《2001太空漫游》的致敬,由此看来2014年的两部极具影响力的电影都是在向库布里克致敬,这样的电影价值是更值得后世影人去思考借鉴。2014年也是这样的一年,一大波高质量的影片在这一年爆发,这些电影或许并不是那么的符合各大奖项评选人的眼光,但是这些电影未来的历史价值会随着历史进程而影响深远。单论电影画面和音效配乐的唯美程度,很难有一部电影与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相比,但他在柏林电影节上竟然输给了廖凡主演的《白日焰火》。最直观的对比某过于豆瓣之上,无论是评分还是观影人数,《白日焰火》根本无法和《布达佩斯大饭店》相比,但是专业人士和普通大众的眼光差别也是在这里体现任何一个时代的大众意识与官方宣传的意识是有区别的,就像现在的历史研究,我们看到的太多的传世文献中的思想未必是那些思想家所处时代的真实代表,而是经历时代孕育,在大众思想的推动下不断产生的新思想,所以当我们回望历史的时候,总要对历史怀有一种敬意,因为文本中传承的历史终于真实的历史现实存在一种疏离。

回到《鸟人》与《少年时代》的对比,我的好朋友Manchild为著名影评人Magasa出品的影评杂志《虹膜》写的这篇特稿《鸟人》:排演之后的圣詹姆斯剧院中将这种百老汇戏剧与好莱坞电影中错综复杂的关系讲的非常透彻,可以看出《鸟人》代表的是奥斯卡评委们,大佬级的电影人对于这个浮躁时代电影人的一个反思,简而言之此片是量身定做地拍给电影人看的,反映出了真电影人的良知,而《少年时代》的社会共鸣性更强,你在《少年时代》中看到的更多是人成长的过程,这十二年间世界的变化全在影片中以近乎于纪录片的手法体现。但在声光电的氛围上,《少年时代》比《鸟人》差不少,情节也没有《模仿游戏》紧凑,立意没有《万物理论》励志,癫狂程度更不比《爆裂鼓手》。故而,《少年时代》的电影光辉不会因为今年奥斯卡没有获奖而被历史湮没,这种经典的传承是大浪淘沙后的珠光可见。当我们去观赏一个电影的同时,不仅接受共情般的愉悦与舒爽,同时也会收获众多深层次的思考。经典是值得反复讨论与不断体味的,无论在何时何地,阅读经典,品味经典,总能给你的人生,给予深远的启迪。这种启迪或许并不一定立刻彰显,但他们或许在潜移默化中,在人生经历了百转千回后,让你觉得豁然开朗。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