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配乐中出现频次最高的“十大”古典音乐

Chi | 听音乐

“十大”(Top 10)是一个让国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就仿佛梁山好汉排座次一样,不一定第一把交椅就一定优胜于第一百零八把交椅;这样一个排序代表的也许只是笔者个人的志趣和见解。如果罗列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作曲家,可能有的人会认为“乐圣”贝多芬首当其冲,同时也一定会有人觉得“音乐神童”莫扎特应该拔得头筹。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任何人给出的这最具影响力的十大作曲家的名单中他们俩人都势必赫然在列。

那么,电影配乐中出现频次最高的“十大”古典音乐又是哪些呢?提到电影配乐里的古典音乐,很多人应该第一时间会联想到《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中运用的德国作曲家理查·施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恰好今年是”理查·施特劳斯年“,世界各地都在隆重纪念这位伟大的晚期浪漫派作曲大师。而库布里克导演对于理查这首交响诗的引用已经被公认为是电影配乐里运用古典音乐最为成功的范例,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开篇宏大壮阔的管风琴音乐为电影营造出无比震撼的观感和意境。

理查·斯特劳斯:《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447 441-2)》


但是要论及电影配乐中出现频次最高的古典音乐,笔者认为非意大利作曲家马斯卡尼所作歌剧《乡村骑士》间奏曲(Intermezzo)莫属。无论是经典西方电影《教父3》,还是中国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都不约而同引用了这段曼妙悠扬的歌剧间奏曲。近期,国家大剧院首次制作了马斯卡尼《乡村骑士》一剧,实际上这是一部时长仅一小时的意大利现实主义歌剧,不过剧中的《乡村骑士》间奏曲早已深入人心,成为音乐会上频频演出的保留曲目。国家大剧院版《乡村骑士》甚至吸引到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导演姜文携当年的一众主创和演员亲临现场,姜文导演坦言自己深受这首短短三分钟时长的间奏曲影响,此番亲莅歌剧《乡村骑士》的演出现场只为追忆自己往昔的青葱岁月,姜文还坦言第一次接触此剧是在多年前的纽约。

马斯卡尼:《乡村骑士》


德国作曲家塞巴斯蒂安·巴赫的音乐深受电影导演的青睐,其《G弦上的咏叹调》(Air)一曲毫无疑问是被电影配乐引用频次最高的作品之一。美国电影《七宗罪》里弗里曼在图书馆查资料时,日本电影《大逃杀》里桐山和雄杀死相马光子时,这首巴赫具有追思、哀悼意味的弦乐作品都会响起。此外,电影《逃跑新娘》(Runaway Bride)和《EVA》也都用到了这首作品,由此可见这首《G弦上的咏叹调》影响之深远。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追忆、纪念性质的音乐会也往往出现这首作品的身影;2008年初中国出生的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曾指挥柏林爱乐乐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纪念赫伯特·冯·卡拉扬100周年诞辰”纪念音乐会(Memorial Concert),德国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便以一首《G弦上的咏叹调》作为加演,表达自己对于伯乐和恩师卡拉扬的无限哀思,令人感怀。

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


科波拉导演的电影《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对德国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宏篇巨制般的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之《女武神》“女武神的骑行”的音乐引用深受广大乐迷和影迷赞誉,影片中美军飞机在越南上空进攻时响起的就是这段音乐,雄壮而冷酷,令人不寒而栗。瓦格纳将自己的歌剧称之为“乐剧”,其特点是具有史诗般的恢宏大气,音乐结构壮阔瑰丽。

理查德·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


电影《野战排》(Platoon)用到了美国作曲家塞缪尔·巴伯《弦乐的柔板》(Adagio for Strings),这首作品非常出名,是一段极度哀伤,寄托着悲思的音乐。还记得当年“911”事件后,指挥家斯拉特金第一时间指挥自己的乐团在音乐会上临时加演这首作品,后来演出视频被上传到网络,其点击率突破五百万人次。笔者曾经出席的一次音乐会上,为了纪念”512“汶川地震的遇难同胞,那天晚上这首作品也被演奏。“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这句话真的很精辟,有时候无形的音乐带给人们的往往是无限的慰藉和感动。

电影《大开眼界》(Eyes Wide Shut)里的肖斯塔科维奇第二爵士组曲》是作曲家专门为前苏联电影《牛虻》所写的配乐。作品节奏欢快,爵士风格变幻灵动,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舞曲。众所周知,“老肖”是写严肃音乐的,终其一生创作了15部交响曲以及大量其他体裁的严肃音乐作品。但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杰出的电影音乐作曲家,其中《牛虻》组曲便是他的代表作。再者,前苏联的另一位严肃音乐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也是一位出色的电影音乐写手,他的电影配乐《恐怖的伊凡》时至至今依然被频繁录音发行。可见,在那个冷战年代下前苏联依然活跃的电影艺术创作氛围,除了肖斯塔科维奇和普罗科菲耶夫,其实当时还有哈恰图良施尼特凯这些人,他们在潜心创作严肃音乐作品的同时,也都醉心于推动电影音乐的发展。现如今的中国大地也是一样,谭盾叶小纲等当代作曲家也都欣然创作电影音乐,为这一艺术领域注入生机。

电影《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使用了德国作曲家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合唱”》的“欢乐颂”部分,如果作曲家自己得知他的《第九交响曲》在电影里居然是暴力分子的心头之爱,不知他会作何感想。《发条橙》的主人公热爱”贝九”,而吕克·贝松导演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反派警察则喜欢在行凶前幻想自己正在听贝多芬交响乐,他甚至还在行凶前先对受害人发表一番关于音乐选择的高论。不得不说,贝多芬的音乐充满诡谲、奇幻的意味,哪怕是歌颂上帝、颂扬人民的”欢乐颂“也同时存在不同的解读。“贝九”是古典音乐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从那以后“人声”真正被纳入到交响乐的创作实践中,可以说“贝九”改变了整个交响乐的发展进程。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合唱“》


谈到电影配乐,还有一部不得不提的古典音乐作品,那就是帕赫贝尔D大调卡农》。这首作品应该是全世界被改编版本和次数最多的古典音乐作品了。无论是电影《凡夫俗子》(Ordinary People)、《EVA》,还是电影《我的野蛮女友》、《肖申克的救赎》里都响起了这段熟悉的旋律。而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真正让这首巴洛克时期的作品火了一把,全智贤车太贤成为当年最热门的荧幕偶像,深深地影响了一辈年轻人。从那以后这首《D大调卡农》成功”跨界“,突破严肃音乐的藩篱,改编之后成为了一首贴近流行音乐甚至摇滚音乐的现代作品。人们聆听音乐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往往是旋律性的东西,因而动听的旋律容易叫人印象深刻,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首《D大调卡农》如此深入人心的原因。

帕赫贝尔:《D大调卡农》


电影《她比烟花寂寞》(Hilary And Jackie)描述的是英国大提琴家杰奎琳·杜普蕾的故事,杜普蕾是20世纪不可多得的音乐女杰,大提琴宗师帕布罗·卡萨尔斯在听到她的录音后说,“她是在用生命演奏。”但令人唏嘘的是她的英年早逝,疾病让她过早地离开了这个本该让她创造更多辉煌的音乐世界。片中埃尔加《E大调大提琴协奏曲》被誉为“题献给杜普蕾”的大提琴协奏曲,尽管杜普蕾并非该曲的首演者,但是这部作品早已成为了她的代名词,一直与她的名字紧紧贴合在一起。往后的大提琴家,无论是马友友,还是麦斯基都坦言这部作品永远只属于杜普蕾一人。指挥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是杜普蕾生前的丈夫,夫妻俩曾留下珍贵的该曲录音,巴伦博伊姆在杜普蕾病逝后再没有指挥过这首作品,时隔多年巴伦博伊姆才终于有勇气重新指挥这部作品并录音,与他合作的是美国当红女大提琴家艾丽萨·维勒斯坦。同样的,印度指挥家祖宾·梅塔也是杜普蕾的生前好友,他坦言自己已经很多年不碰这首大提琴协奏曲了,因为这首作品寄托了太多他对于好友的缅怀和思念。

埃尔加版杰奎琳·杜普蕾的《E大调大提琴协奏曲》


电影《征空先锋》(The Right Stuff)里的英国作曲家霍尔斯特《行星组曲》“木星“是古典音乐中典型的标题音乐,作曲家用无形的音乐语言描绘了太阳系里的九大行星。笔者高中时有幸在一次音乐欣赏课上聆听到这部组曲的片段,顿时惊为天人,可以肯定的是这部《行星组曲》一定是20世纪英国古典音乐的扛鼎之作。霍尔斯特凭借这部作品足以媲美同乡的埃尔加布里顿等伟大作曲家。

霍尔斯特:《行星组曲》


电影《十一罗汉》(Ocean's Eleven)里的法国作曲家德彪西《月光》是一首宁静致远的法国印象派钢琴小品,据说作曲家的这首作品的曲谱颇有噱头,德彪西按照他心上人名字的字母顺序动笔创作了这首经典的钢琴小品。德彪西是个奇特的作曲家,和首创”无调性“音乐作品的德国作曲家勋伯格一样,他绝对是20世纪西方音乐史上划时代的人物之一。

德彪西:《月光》


电影《永远的卡拉斯》(Callas Forever)是表现20世纪歌剧女神玛利亚·卡拉斯的传记式电影,电影里法国作曲家比才创作的歌剧《卡门》咏叹调“爱情是一只叛逆的小鸟”是卡拉斯的代表作,当代罗马尼亚女高音安吉拉·乔治乌认为这首咏叹调是为卡拉斯量身打造的,而她自己只有致敬的份。

比才:《卡门》


同时,有一部名为《摩纳哥王妃》的电影,影片中同样出现了卡拉斯的身影,一首意大利作曲家贾科莫·普契尼所作歌剧《贾尼·斯基基》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令观赏影片的笔者为之动容、感叹。卡拉斯是上世纪最具传奇色彩的花腔女高音,她不但嗓音高亢嘹亮,而且面容姣好。因而,她吸引了无数西方文人雅士、达官显贵的追求,但她爱上的是当年的希腊船王奥纳西斯,可这也注定了她一生情感的悲剧性。奥纳西斯是个风流的纨绔子弟,与他扯上关系的不但有卡拉斯,甚至还有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但不管怎么样,卡拉斯留给世人的永远是她舞台上浓妆艳抹的绝美形象,她是一个传奇,在笔者看来她的经历可谓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美国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也许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是人们通常不愿将他归结为严肃音乐作曲家,但是笔者认为他为电影《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星球大战》(Star War)《E.T.》等作的配乐都足够彰显他作为一个当代古典音乐作曲家的实力和地位。犹太裔美国小提琴家伊萨克`帕尔曼所诠释的《辛德勒的名单》电影配乐不知打动了多少观众,犹太民族的苦难史和奋斗史都浓缩在这部电影配乐中,帕尔曼的小提琴演奏更是为其锦上添花。可以说,这样一部作品足以成就经典,流芳百世。

以上的”十大“电影配乐中的古典音乐是笔者心里最伟大的十部古典音乐作品,就像文章开头说的,任何的排名都是作者自己的志趣和偏好,”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文中所罗列的”十大“古典音乐作品都是古典音乐历史长河中不朽的经典及其代表作,值得我们大家反复聆听,一直回味。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