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四时

春·野趣

在清脆的莺啼中最先醒来的,是春天的野趣。

山间的竹笋刚刚冒头,灼灼桃花就早已开遍了河川。

在这个最好的时节里,连明媚的春光也比不过踏青少女发间闪耀的珠钗。

于是只能等待她们采摘完新叶,冲泡出夏天的盎然。

夏·滋味

探出舌尖,把将尽的夏日细细品尝。

它是唇齿间覆盆子的汁水蔓延,是一捧青梅一杯酒,是把时间浸泡得微醺的酸甜。

它是新面冷淘佐以爽脆芦笋,是雨水洗濯后的芦芽,鲜嫩得可以掐出一把,从指间流淌而下的青葱岁月。

夏天的味道在穿堂而过的风里渐行渐远,留下滋味无穷的回忆,飨宴下一个秋天。

秋·一叶

秋天从一片落叶开始,像一缕顺时间攀援而上的轻烟。

夏日余烬焚烧殆尽,化为丰饶的收获,化为挥袖斩不断的延绵食欲。

化为空山雨后一排小心翼翼的足迹,化为阳光下一团毛茸蓬松的尾巴。衔起玲珑红果,渐渐消失在森林。

秋天由一片落叶结束,是一首比世界都漫长的歌谣。

冬·暖藏

可能藏在柚子半透明的果肉里,带着点阳光的味道。

也可能藏在衣袂翩然处,温润流光的暖玉上。

可能藏在热气腾腾的大年夜饺子里,也可能藏在阖家欢聚的火锅中。

我们小心翼翼地拾取、慢慢地收集。在一声问候,一杯热茶,一段雪后的回忆里,累积成冬日里跃动的温暖。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分享